公告版位

       1129249554.jpg   

1129249553.jpg

 

1129266037.jpg

1129272146.jpg

1129272148.jpg 轉貼至:【我只是個放錯地方的天才】-小貼紙系列(小貼紙第二波(CSO噴漆貼紙大集合+其他貼紙)

正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戰慄時空》(Half-Life,簡稱HL中國大陸譯作半條命,台灣、港澳譯作戰慄時空:

高登弗里曼博士(Dr.GordonFreeman)介紹:

高登弗里曼博士(Dr.GordonFreeman)是第一人稱射擊類型《戰慄時空》系列遊戲的主角。他是一個理論物理學家,但是突然而來的變故讓他不得不拿起武器對抗那些充滿敵意的外星人,以及一些危險試驗出錯後產生的變異生物。

高登博士還是一個典型的電子遊戲中的「靜寂主角」,也就是從來不和其他人物進行口頭交流的主角。

人物的產生:

高登‧弗理曼加布紐維爾以及馬克萊德勞在車上中的談話產生。名子靈感來自物理學家暨哲學家弗里曼‧戴森 紐厄爾不喜歡萊德勞提出的名字:「戴森‧龐加萊」,其中也包括姓氏的恩克爾

 

高登‧弗里曼

戰慄時空的時代,玩家已經了解到弗里曼的年齡是27歲。不可考證的、具有共識的一點就是弗里曼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理論物理系,並且拿到了哲學博士頭銜。他的畢業論文名叫《經來自鎖定模式的來源隊列中的極長波脈衝透過非線性超鈾晶體的現象來觀察在超量子結構的愛因斯坦·波多爾斯基·羅森纏結》(Observation of Einstein-Podolsky-Rosen Entanglement on Supraquantum Structures by Induction Through Nonlinear Transuranic Crystal of Extremely Long Wavelength (ELW) Pulse from Mode-Locked Source Array)。弗里曼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華盛頓州西雅圖人,他早年就對理論物理產生濃厚的興趣,比如量子力學相對論。在觀察了一系列實驗物理學院的傳送試驗後,如何真正實現傳送成為了困擾弗里曼的難題。

最終,弗里曼原子在空間中慢騰騰的傳送速度無法忍受,轉而研究一些更加私人的問題。同時,弗里曼麻省理工的導師伊薩克克萊納已經在黑色高地實驗室的頂級保密計劃中取得了一大步的進展,而且急需一些助手來完成剩下的工作。弗里曼毫無疑問地被選中了。他同意到黑色高地實驗室去工作,因為他希望在那裡的工作能把他在天體物理量子物理上的各種問題和疑惑解釋清楚。

戰慄時空追出遊戲的開始,弗里曼正在那個位於新墨西哥州某處的研究所內研究那些機密的問題。他被分配到了位於研究所最深處的反常材料部門,做一些核子亞原子的研究。有些滑稽的是,雖然弗里曼拿到的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哲學博士頭銜,但是遊戲中對這些理論什麼的一點也用不到。巴尼卡漢戰慄時空2的開頭部分還拿這個事情開了一個玩笑,當時弗里曼正在做一些類似於「技術性質」的工作。

弗里曼帶一副黑邊眼鏡,留著一撮山羊鬍,非常擅長運動。儘管看上去弗里曼是一個玩槍的專家,但是在黑色高地事件之前他從沒有動過槍械(除了他在6歲的時候他製作的一個能發射網球加農炮)。弗里曼和其他遊戲中的英雄最大的不同點就是他是一個科學家。其他的英雄,或者如毀滅公爵中的DukeNukem那種傳統英雄形象,或者如其他遊戲裡面的戰士形象。縱橫諜海:混沌理論遊戲中的主角也開玩笑地說:「不管怎麼說……讓人討厭的遊戲主角一般都用鐵撬。」

根據Half-life 2: Raising the Bar一書,高登·弗里曼的名字表達了對弗里曼戴森(FreemanDyson,一名著名的美國物理學家)的敬意。

戰慄時空中的高登:

20005月5,弗里曼和他的工作小組正在進行的試驗出現了可怕的錯誤(可能有人故意引起)。結果時空的連續統一體發生了破裂,外星人進入了研究所內,殺死了它們發現的所有人類。弗里曼發現自己腹背受敵:兇殘的外星人和奉命執行清理(殺死一切外星人和類似人的生物)任務的政府軍隊讓他陷入兩難境地。為了能夠活下來,這個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的理論物理學家決定拯救人類於混亂之中,他的英雄舉動感動了一些倖存下來的科學家,結果他們一同成為軍方最主要的消滅目標。

在經過了一系列冒險、殺死了無數外星人和士兵之後,弗里曼最終從試驗室經過時空傳送到了外星人的老家:Xen,他決定先消滅外星人的頭領Nihilanth。從最後的遭遇戰中恢復知覺後,弗里曼發現自己面對是謎一般的人物——G-Man,這個神秘的科學家自始至終都在觀察弗里曼的一舉一動,或者說他一直在操縱弗里曼的命運。G-Man使用他的能力讓弗里曼在地球和Xen之間傳送了數次。擺在弗里曼面前的有兩條路:同意為G-Man和他的「神秘僱員」工作,或者在沒有武器的情況下死在那些兇殘的外星人手下。戰慄時空2中已經說明,弗里曼接受了G-Man提供給他的工作。

遊戲中螢幕上顯示的資訊可以讓玩家了解遊戲的進度和下一步的行動。愛好者們在通關後猜想是那個神秘的G-Man導演了這次事故,因為有人在試驗前看到他和一些科學家在耳語,還有就是這次事故被描述成「某日早晨的傳送」。儘管遊戲中沒有明確指出這一點,但是遊戲的最終結局就是Nihilanth的老窩中的水晶被同樣的事故產因所摧毀。

戰慄時空2中的高登:

戰慄時空2一開始,G-Man正在對高登說話,當時的場景有些迷幻的感覺,G-Man的臉在螢幕上忽前忽後的閃動,這和他在戰慄時空中的出場場景及其類似。G-Man用他那具有特色的神秘的語調告訴弗里曼要「醒來,聞聞灰燼的味道」。弗里曼醒來了,他和兩個市民一起被「轉移」到了17號城。他馬上意識到地球已經被傳送的多維空間帝國所控制。後來他碰到了巴尼·科爾霍恩艾莉絲·凡斯,他們三個人一起對抗合成人。

在戰慄時空2中,弗里曼要對抗合成人,為了把人類從控制中解脫出來。黑色高地事件讓弗里曼名聲大躁,這次解救人類的事件更讓他的經歷抹上了一筆傳奇色彩,人們都開始把他當成救世主,叫他「那個自由人」(The One Free Man)。幹掉了成百上千個合成人士兵之後,弗里曼要面對的是所有的17號城的士兵。他最後找到了合成人的大本營,並且用反物質反應器清除這個據點。儘管他和艾莉絲·凡斯一樣也被困在了爆炸中,G-Man及時出現救出了他,並且告訴他自己對他的表現非常深刻。他最後告訴弗里曼,他不再給他出什麼選擇題了,而是要奪走弗里曼的自由,把弗里曼囚禁起來直到自己再次需要。至此,戰慄時空2的結局和前作一樣,在告訴玩家一些答案的同時帶來了更多的問題。

戰慄時空2-首部曲:浩劫重生中的高登:

首部曲:浩劫重生的弗里曼被一群弗地岡人以念力救出之後,被艾莉絲·凡斯的狗狗挖了出來,身在即將爆炸的城塔附近的高登及艾莉絲為了爭取更多的逃脫時間決定一起重新進入城塔開啟核心的保護機制。行動途中發現了城塔中謎樣的蠕蟲狀生物,以及合成人欲急於銷毀的謎樣資料。接著弗里曼冒著輻射危險開啟了核心的保護機制,並且跟艾莉絲搭上火車逃出城塔。

但是在逃脫的途中發生了車禍,結果只好跟艾莉絲一起徒行至17號城的火車站,沿途再度見到了巴尼·科爾霍恩,之後弗里曼協同艾莉絲一起當誘餌引開合成人的注意以協助反公民進入車站逃離17號城。

在最後弗里曼跟艾莉絲一起搭上了火車逃離17號城,沒想到城塔核心的爆炸範圍遠超過想像,弗里曼跟艾莉絲被捲入了爆炸之中,生死未卜……

戰慄時空2:二部曲中的高登:

醒來的高登發現自己正在被爆炸所破壞的火車之中,艾莉絲很快發現了他並用重力槍打開車門讓他離開車廂。透過在附近找到的通訊設備與白森林基地聯絡後,二人得知城塔的毀壞會開啟一個更大的傳送門,若不想辦法將傳送門關閉的話將會再上演一次「七小時戰役」,而且這一次將會連七分鐘都撐不住,艾莉絲在城塔中取得的資料將可以關閉那個傳送門,他們的失事處正好離伊萊他們的基地白森林不遠,因此高登一行人立刻啟程趕往白森林。

半路上二人受到合成人獵人的偷襲,艾莉絲身受重傷生命垂危,幸好一個佛締岡及時出現幫高登解圍,他帶著艾莉絲來到了反抗軍的一個秘密基地。為了解救艾莉絲必須取得獅蟻幼蟲萃取物,於是高登與佛締岡深入地下獅蟻洞穴,在充滿敵意的獅蟻和殭屍的包圍下成功取得萃取物,救活了艾莉絲。

二人繼續前往白森林的旅途,卻發現合成人正集結大軍向白森林攻去,兩人趕忙驅車趕在合成人之前趕往白森林,一路擊退合成人的圍追堵截。終於趕在合成人之前到達了白森林。隨後,高登被不太信任他的馬諾森博士派往準備發射用於關閉合成人傳送門的火箭底部檢查狀況,遇上入侵的合成人,高登再一次將他們擊退。

最後,合成人大量長腳蜘蛛蜂擁而至,高登利用馬諾森開發的馬諾森系統將敵人全部消滅,也終於贏得了馬諾森得信任。伊萊·凡斯和伊薩克·克萊納都同意讓高登親手按下火箭的發射按鈕。

可惜,還沒來得及慶祝勝利的高登和艾莉絲、伊萊正準備搭乘直升機前往北極圈地區解救茱蒂絲·莫斯曼時遭到合成人探員的襲擊,雖然他和艾莉絲被狗狗救下,但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伊萊·凡斯被探員吸食腦髓死去……

高登的H.E.V防護衣:

所有的遊戲中,弗里曼都穿著一件特殊的防護衣,被稱為H.E.V,寓意為危險環境(Hazardous EnVironment)。這套衣服能讓弗里曼遠離輻射、能量衝擊和外傷帶來的傷害,這套衣服也讓弗里曼從危險中生存下來,但是在冒險途中,弗里曼的臉不止一次的被劃傷過。

H.E.V防護衣上的符號是小寫的希臘字母Λ 。Λ是科學家用來表示一樣物質的半衰期,同時取代了在遊戲標誌上的「A」字。Λ也是黑色高地研究設施的其中一憧大樓的名稱,也在戰慄時空2裏作為反抗軍的標記。

弗里曼在戰慄時空中穿著的是第四代HEV防護服,其包含手電筒嗎啡注射器(可以讓弗里曼在重傷情況下還能行動)、毒藥對抗系統、蓋革計數器、能跳到不可想像高度的跳躍輔助功能和一個顯示自己健康狀態和彈藥數量的抬頭顯示器。防護衣中包含一個電腦系統,會實時監測弗里曼的健康狀態,並且對其所處的任何反應和狀態都能做出調整。而且防護服的電動防護系統可以吸收多達2/3的傷害。在完全充電之後,它可以提供雙倍的保護。戰慄時空中,弗里曼把這套衣服從頭穿到尾,G-Man也同意他保留這套衣服。

戰慄時空2一開始,弗里曼沒有穿上這套防護衣。在見過了克萊納博士後,弗里曼收到了第五代的新式H.E.V.防護衣,新加入的功能包括視覺放大、飛速奔跑和利用合成人機械的電池給防護服充電等,但是去掉了跳躍輔助功能。第五代防護服的電筒、飛速奔跑和氧氣供給是使用相同的電力系統,這使遊玩時變得困難,因此在戰慄時空2:二部曲的手電筒是使用一個單獨的電源。

在戰慄時空中可以看到,HEV防護衣的後面有TM(商標)兩個字,說明這套衣服不是政府供應,而是由非政府公司生產的。

巴尼卡漢BarneyCalhoun):

戰慄時空中的巴尼

在最初版本的戰慄時空中,「巴尼」只不過是一個遊戲中常見的「非玩家人物」的名字。當時的玩家都不太在意這個名字,甚至連模型的名字也只是「monster_barney」,多人遊戲中,選擇這個模型的玩家默認名字也是簡單的巴尼二字。遊戲中的巴尼是一名警衛,這個名字的靈感來自於Knotts曾經扮演過的一個人物「巴尼·費弗」。

大量的警衛可能會同時出現,所以有可能玩家背後跟著三個「巴尼」的情況出現。這個版本裡面的巴尼通常使用手槍,可惜射速和傷害力都少的可憐。

戰慄時空:正面交鋒中的巴尼

正面交鋒中的巴尼和Otis合作。他們兩個人都在幫助本遊戲的主角阿德里安·謝泊哈德,上個遊戲中巴尼也曾經幫助過主角高登·弗里曼,比如開認證門或者殺敵時候。

戰慄時空:關鍵時刻中的巴尼

關鍵時刻中,巴尼終於成為了一個比較重要的角色,並且有了自己的姓:卡洪。而且樣子變得更加好看。和弗里曼以及謝泊哈德不一樣,巴尼沒有防護裝甲,只有簡單的防彈衣護身。所以在戰鬥中,巴尼穿上了陣亡戰友的防護服。

遊戲中巴尼和一些科學家試圖從黑色高地實驗室逃出。值得注意的是遊戲中弗里曼和巴尼幾次擦身而過,一次是弗里曼的電車從正在等車的巴尼身邊開過,還有幾次都出現的比較隱蔽。

遊戲的最開始,玩家可能會注意到那本名叫The Truth About Aliens and Government Consepiracies(關於政府和外星人陰謀論的真相)的書,這說明巴尼可能是一個過度幻想的人,至少是一個「陰謀論者」。

戰慄時空2中的巴尼

巴尼是戰慄時空2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他是怎麼出現在17號城,以及在之前發生了什麼,遊戲都沒有交代。巴尼代表反抗軍在合成人陣營中臥底,從事地下活動。在遊戲的最開始遇到弗里曼的時候,他透露了合成人陣營內部的消息給弗里曼。現在可以清楚巴尼是反擊合成人的領導之一。

遊戲結束的時候,巴尼參加了17號城的反對合成人的武裝部隊,和高登弗里曼一起攻到了他們的大本營。巴尼的健康恢復的很快,所以看起來他就像死不了一樣。

戰慄時空2的結尾因為城塔的核心尚未完全爆炸所以巴尼仍舊還活著。

還有一點,高登佛里曼在戰慄時空2所拿到的第一把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武器-鐵撬,也是巴尼幫他從黑色高地帶出來的。

戰慄時空2首部曲:浩劫重生中的巴尼

因為城塔的核心尚未完全爆炸,所以巴尼得以爭取時間疏散人民以及反抗軍逃離即將毀滅的17號城,但是因為合成人不明原因的自殺式守衛讓巴尼一直很難率軍突破防衛網至車站,在幾近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再度跟高登·弗里曼艾莉絲·凡斯會合,弗里曼跟艾莉絲自願當誘餌引開合成人的注意力,結果當然是成功的將人民和反抗軍都護送至車站的火車上面。

之後巴尼也在弗里曼跟艾莉絲的掩護下率先逃至較早的班車離開17號城,在城塔核心爆炸時他已經安全脫離。

戰慄時空2:二部曲

二部曲中巴尼沒有登場,但在遊戲最後高登成功擊退合成人長腳蜘蛛部隊回到基地時,向他祝賀的無線電中聽到了巴尼的聲音,不能確定他是到底是在劇情中來到了白森林還是這僅僅為一個彩蛋。

配音者和模型

巴尼的聲音是由麥可沙皮洛(MichaelShapiro)配音的。Valve的CEO斯科特·林奇(ScottLynch)則用自己的臉型創造了戰慄時空2遊戲中的巴尼。

 

 

艾莉絲凡斯(AlyxVance):

家庭:

艾莉絲凡斯是伊萊凡斯博士的女兒,是高登弗里曼黑色高地實驗室的同事。她的母親,阿茲恩(Azian),曾經出現在東黑色高地的一張照片內,由於在後續遊戲中都沒有出現她的身影,玩家推測其已經在黑色高地事件中不幸遇難。伊萊只是說,艾莉絲和這張相片是他從黑色高地帶出來的僅有的兩樣物件。

人格和技能:

從艾莉絲在遊戲早期中的亮相來看,她是一個具有強烈同情心和讓人喜愛的角色。她顯然非常聰明,在三個頂尖的物理學家(她父親、茱蒂絲莫斯曼博士和艾薩克克萊因內爾博士)周圍工作就是一個證明。她也展示了自己不受拘束的熱情,不僅表現在她反抗合成人的行為上,更反映在她不接受莫斯曼博士強迫她承認是由於自己的錯誤造成實驗失敗的事件中。艾莉絲還保留一些童心,並且具有幽默感。

艾莉絲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駭客,她闖進了合成人的電腦系統,並且打開了安全門。她使用一把手槍和一個叫不上名字來的武器,讓她和高登一起通過遊戲第一關。

除了艾莉絲友好的天性外,她也顯示了自己對莫斯曼博士的敵意,因為莫斯曼儼然把自己當成救出她父親的恩人。

聲音和外形

艾莉絲的配音者是莫蕾·丹德里奇(Merle‧Dandridege),外形則由拉米·穆勒恩(Jamil Mullen)提供。

 

伊萊‧凡斯博士(Dr.Eli‧Vance)是由Valve公司開發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戰慄時空系列的遊戲人物之一。他是一名出色的物理學家和研究員。伊萊是一名非洲美國人,看起來大概60歲左右,一頭灰發,留著絡腮鬍子。他一般都會穿一件湊合能穿的工作服,他的左腿膝蓋之下的部分在Bullsquid的事件中被嚴重傷害,只能用假肢代替。伊萊博士畢業於哈佛大學,他身上穿的襯衫模模糊糊地顯示出「哈佛」字樣。

他是艾莉絲·凡斯的父親。他的妻子,阿茲恩(Azian)也是黑色高地實驗室的研究員,但是在黑山事件中不幸喪生。

戰慄時空1中出場

作為黑山研究所反常物質研究小小組的一員,凡斯博士參加了那次打開了時空漏洞的實驗,這次實驗也導致了外星人侵入地球。災難過後,萬斯(當時遊戲中沒有寫出名字)和高登·弗裡曼一起逃出到地面尋求幫助。儘管之後他在遊戲中再也沒有出現,凡斯在戰慄時空2重新登場,他和他的女兒艾莉絲試圖從研究所中逃出。

戰慄時空2中出場

「黑山事件」的倖存者埃利、艾莉絲、艾薩克·克萊納博士和巴尼·科爾霍恩組成了對抗合成人的中堅力量。萬斯建立了一個實驗室,叫做「東黑山」。茱蒂斯·莫斯曼博士(Dr.Judith Mossman)協助他們完成了傳送實驗。克萊納和凡斯一起完善了傳送系統,並且實現了兩個實驗室之間的傳送。但是在第二次實驗的時候失敗了,讓高登降落到了黑色高地東站以外的地方。

當戰慄時空2:二部曲從反抗軍秘密路線到達黑山基地東區的時候,一路跟蹤他的聯合軍發動了對黑山基地東區的進攻。那些合成人士兵把凡斯逮捕起來,關到17號城附近的監獄內。

高登和艾莉絲在諾瓦廣場(Nova Prospekt)大肆破壞,把伊萊和莫斯曼救了出來。莫斯曼卻把自己和伊萊再次傳送到了城塔(Citadel)。

在城塔,高登和艾莉絲被抓了起來。莫斯曼向布林博士施壓要求釋放三個人質。在艾莉絲和高登與布林戰鬥的時候,莫斯曼一直呆在伊萊博士身邊保護他。由於他們意向相合,看來又要誕生一對情侶。

戰慄時空2:第一章

在第一章里,伊萊只在開頭與艾莉絲的通訊中出現在顯示螢幕裡。

戰慄時空2:第二章

到達白森林的艾莉絲將G-Man的「準備好迎接出乎意料的結果。」的話告訴伊萊時,伊萊很明顯地表現出了不安的情緒。結局時,伊萊為了保護女兒而被聯合軍顧問吸食腦髓而死。也許這就是G-Man所說的「出乎意料的結果」

茱蒂絲‧莫斯曼博士(Dr. Judith Mossman): 是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戰慄時空2中的角色之一。朱迪斯被描繪成一個40歲左右的女性,在東黑色高地實驗室和伊萊·凡斯一起工作。角色由外國聲優-米歇爾·福布斯配音。

經歷介紹

莫斯曼博士第一次出現是在「東黑色高地」關卡,在那裡她遇到了高登弗里曼,並且告訴她自己正在進行的研究。在「A red letter day」關卡中她再次出現。經管看起來她很喜歡伊萊‧凡斯博士,但是她經常和艾莉絲凡斯吵架。莫斯曼不同意艾莉絲的隨意。顯然這兩個女人對對方都不太友好。 

艾莉絲的敵意看起來是有根據的:朱迪斯在後來把他們的藏身地點透露給了合成人,結果一行人都被投入監獄。並試圖說服瓦勒斯布林博士,伊萊博士對他們的研究有很大的幫助,因為她認為反抗軍終究會受到鎮壓,為了讓伊萊活下去只有先讓合成人抓到他在說服他放棄參與反抗軍。

後來,艾莉絲和高登抓住了朱迪斯,他們想讓她活下來。他們制定了一個拯救凡斯博士的計劃,只有朱迪斯能實現它。莫斯曼啟動了機器,合成人突然出現,當艾莉絲和高登在忙於機器的時候,莫斯曼和伊萊出現了,隨即消失。艾莉絲和高登也用傳送機離開了。

不管莫斯曼是一個多麼蛇蠍的人,她最後還是證明了,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埃里能夠活下去。當瓦勒斯布林博士企圖殺害凡斯父女與時,她使用EMP襲擊了布林博士,解救了凡斯父女和高登。莫斯曼和艾莉絲重歸於好,呆在了埃里身邊保護他。

在首部曲中莫斯曼遭遇獵人的襲擊,生死未卜。在被獵人襲擊的影片裡,可發現她可能位在北極的光圈科技

艾薩克·克萊納博士(Dr. Isaac Kleiner)是第一人稱射擊遊戲半條命系列中的角色之一。他是在黑山研究所爆炸事件中倖存下來的科學家之一。

儘管艾薩克博士的角色的原始設計為半條命中一個「戴著酒瓶底眼鏡」的老科學家,但是半條命2中的艾薩克和半條命中的那個科學家並不是同一個角色。

克萊納博士和戈登·弗里曼一同在黑山研究所的反常材料小組工作,他也是戈登在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導師之一。他們在黑山事件中和愛麗克斯·萬斯伊萊·萬斯以及警衛巴尼·科爾霍恩一同活了下來,並且組成了一個逃生小組。克萊因內爾在17號城建立了一個實驗室,和萬斯博士的實驗室用傳送器相通。

半條命的玩家手冊中,提到了一個名字,阿萊克斯·克萊因內爾博士,他和艾薩克被認為是同一個角色。可能在半條命2中修改了角色名字。

克萊納養了一隻名叫拉瑪的去掉了尖嘴的食腦蟲,在第二章中被反抗軍的火箭射入了太空。
戰慄時空2:二部曲的尾段,與高登愛麗斯伊萊馬諾森博士一同發射火箭,火箭進入傳送門範圍後,啟動了Xenium 共振器,傳送門被抵銷。

他由哈里·S·洛賓配音。

 

主要情節遊戲章節:

1 Black Mesa Inbound

2 Anomalous Materials

3 Unforeseen Consequences

4 Office Complex

5 "We've Got Hostiles"

6 Blast Pit

7 Power Up

8 On A Rail

9 Apprehension

10 Residue Processing

11 Questionable Ethics

12 Surface Tension

13 "Forget About Freeman!"

14 Lambda Core

15 Xen

16 Gonarch's Lair

17 Interloper

18 Nihilanth

遊戲玩法:

《戰慄時空》是一款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玩家需要戰鬥和解決不同的謎題才能過關。異於同時期的同類遊戲,《戰慄時空》使用劇本分鏡(scripted sequence)幫助帶出劇情重點,給玩家觀看一些小事件如怪物破門而入令玩家瞭解接下來的發展。但當時大部分第一人稱射擊遊戲都使用分鏡(cut scene)表示劇情。《戰慄時空》全程使用劇本分鏡,同時保留玩家的控制權,因此,遊戲中從未聽到主角說話或看到他的樣子。 《戰慄時空》以章節而非關卡作連結,遊戲過程是連貫的(除了loading的時候)。

 

遊戲中玩家必須穿著H.E.V防護衣,防護衣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夠減緩槍擊、輻射、熱能等對於人體的傷害。遊戲畫面左下方會有生命值、防護衣能量、彈藥庫存顯示,玩家可透過急救站和能量幫浦來大量補充生命值與能量,另外在特定的地點也會放置急救包、防護衣能量補給、武器彈藥,而許多的木箱藏有上述物品,玩家可用鐵撬打碎木箱來獲得補給。

 

遊戲內會有考驗智力的難題,例如傳送帶迷宮。某些頭目不能被普通武器殺死,需要利用特殊設施消滅怪物。遊戲後期,玩家得到H.E.V防護衣的長距離跳躍配備,令玩家可以跳得更遠更快,更被用作考驗智力的元素。

 

大部分時間,主角都是獨自戰鬥,但有時會得到非玩家角色的幫助,主要是研究所的保安和科學家,他們可幫助打擊敵人、提供情報、區域移動等等。遊戲內有一系列的敵人,其中有怪物如「食腦蟲」,人類敵人如「HECU陸軍」(為封口要殺光研究所的人)。遊戲分三種難度:簡單、中等、困難,難度越高,武器的殺傷力越低,而敵人的血量越多。

 

《戰慄時空》內有多種武器,其中鐵撬是該遊戲的代表性武器,可作攻擊和清除擋路物。遊戲亦有大量傳統武器,如格洛克17手槍、SPAS-12霰彈槍、掛載有榴彈發射器的HK MP5衝鋒槍、Colt Python .357 Magnum左輪手槍、火箭炮,還有一些奇特武器如十字弓、異形武器、磁軌炮和膠子槍。

 

主要情節:

玩家所扮演的高登·弗里曼是黑色高地研究所聘僱的理論物理學家。遊戲開始時,弗里曼透過所內的運輸系統準備前往異常物質實驗室工作。在內,弗里曼從科學家們的對話得知電腦系統錯誤複雜化了,他需要穿著H.E.V防護衣才可以去實驗室幫助年長科學家做實驗。弗里曼被要求推樣品進行掃瞄雷射分析,卻意外引發「串聯共振」現象,開啟Xen和地球之間的通道,大量外星異形入侵研究所。弗里曼被傳送到Xen上的不同地點,看到不同的異形後昏倒。

 

弗里曼在受到破壞的異常物質實驗室醒來,在殘骸中蹣跚而行,周圍都是科學家和保安的屍體。在發現倖存者後,弗里曼得知實驗室內部已經與外部斷絕連繫,他必須去地面求援。在步過黑色高地設施的殘骸和抵擋異形的攻擊時,高登從沿途倖存者中得知救援部隊很快到來,卻發現黑色高地已被政府所派出的「危險環境戰鬥部隊」佔領,而且為補救和滅口,不停殺死異形和科學家。弗里曼需要與部隊戰鬥,直到到達地面,在此得知Lamdba研究團隊有方法解決問題,弗里曼決定去Lambda綜合設施幫助他們。

 

玩家遊戲間需解決一些任務,如利用火箭引擎殺死正在快速生長的觸手怪物、乘坐軌道運輸系統去發射衛星火箭以逆轉「串聯共振」引發的結果、打擊神秘黑衣刺客部隊(Black Ops)。在《戰慄時空:關鍵時刻》中,身為主角的警衛巴尼·卡漢,看到弗里曼被軍隊捉到,然而弗里曼在被壓扁前成功逃脫了。他去到黑色高地內的秘密設施,發現大量研究用的Xen生物,得知原來這一切都是政府的預謀,而他們都成為犧牲品。

 

弗里曼再一次抵達變成戰場的地面,此時人類軍隊與Xen異形部隊兩股勢力互相交戰,人類軍隊節節敗退,請求增授,但不足以扭轉頹勢。在攀過山崖、炸毀一些建築物,同時避開兩方敵人的攻擊後,最後弗里曼抵達一個較安全的地下。

 

由於無法抵擋異形的攻擊,軍隊決定撤退並且開始空襲,而弗里曼則透過地下水道避開異形和軍隊的功擊。在不少努力後,高登終於到達Lambda綜合設施。高登遇到一名科學家,得知關閉「串聯共振」的火箭失敗了,原因是有某種強大力量正在抵抗。弗里曼必須消滅力量來源才可以關閉地球與Xen間的傳送通道。科學家啟動傳送器,成功把他送到Xen

 

在這奇怪的世界內,高登遇到很多在黑色高地看過的異界物種,還有一些科學家的屍體。玩家要對付頭目Gonarch,類似大型的食腦蟲。當他到達一個異形營時,高登遇到一個用作生產Alien Grunt軍隊的大型異形設施。最後,他找到一個大型傳送點。

 

在一個廣闊的洞穴內,高登對決Xen的最大頭目NihilanthNihilanth死後開始爆炸,弗里曼的意識被奪走。他醒來後發現身上的武器都被拿走了,眼前站著一位中年西裝男人G-Man。他們身在Xen的某部分,G-Man對弗里曼表示欣賞,之後開始解釋說他的僱主相信弗里曼有無限的可能性,因此聘請弗里曼幫助他們。最後一次傳送帶了玩家到開始時的吊車,但周圍以宇宙時空為背景。如果玩家拒絕受聘,G-Man會開始傳送高登去一堆怪物前(他身上完全無武器)同時說:「不要後悔,弗里曼先生」之後黑幕降臨,只寫著「實驗對象 弗里曼。狀態:排除許可」;如果玩家以步入傳送門表示接受受聘,會發現自己浮游於虛無之中,聽見G-Man的最後一句「聰明的選擇,弗里曼先生。我還會找你。」這次寫著的是「實驗對象 弗里曼。狀態:已受聘,工作待命」

 

 

《戰慄時空:正面交鋒》(Half-Life: Opposing Force:

情節正面交鋒的故事情節延續了戰慄時空本傳,所以玩家可以看到高登·弗里曼,或者是聽到原作中就出現的一個工作人員發布的廣播,或者是進入一些似曾相識的地方。

 

在戰慄時空裡面,一個叫做「共鳴瀑布」的儀器撕開了一個空間的裂口,大量的軍隊就此侵入了黑色高地。僥倖活下來的科學家和警衛們試圖逃出研究所。而美國軍隊接到了一個「清除」的命令,準備把黑色高地夷為平地。遊戲一開始,雪柏特也接受到了同樣的命令,但是在戰鬥過程中他失去了和指揮部的連繫,使得清除任務不得不停止下來。為了存活下去,雪柏特和剩餘的小隊成員必須和黑色高地的倖存者一同合作,才能逃出這個人間地獄......

 

在和外星人戰鬥了一段時間以後,雪伯特認識到軍方已經準備放棄這個地方。黑色高地的反擊力量已經從軍隊脫離,並且想用一顆核彈頭摧毀整個黑色高地。雪柏特解除了炸彈,但是不久以後G-Man再次啟用了它。在擊敗了外星人頭目之後,雪柏特發現自己正在和G-man一起處於傳送狀態。他發現自己被囚禁在一個他不能傷害別人,但是別人也害不到他的地方……。

 

正面交鋒:次世代

最近有一些愛好者正在用Source引擎製作新版的正面交鋒。

 

Black Mesa Source 製作者所建立的模組,創建了新版本的正面交鋒。

 

《戰慄時空:關鍵時刻》(Half-Life: Blue Shift:

遊戲情節黑色高地的低級警衛巴尼·科爾霍恩負責研究室地下部分設施的安全。有一天他和兩個科學家被困在了電梯中,他昏了過去。當巴尼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電梯的頂上,由於巨大的衝擊力,他已經被送到了地面上。他逃脫出來後救出了一些困在大院鐵道車中的科學家。其中一個叫做羅森伯格博士的科學家,告訴巴尼整個研究所已經被外星人所困。唯一的逃脫辦法就是使用一個叫做拉姆達聯合傳送體的設備。當它工作的時候,有可能會在外星人的包圍圈中打出一個洞。

 

巴尼、羅森伯格還有其他兩個科學家試圖重啟傳送裝置。他們成功了,巴尼被傳送到了一個毀滅了的人類研究所。他這回來後,擊敗了外星人,救出了研究所內的三個科學家。

 

在遊戲中,巴尼還和戰慄時空系列大名鼎鼎的主角高登·弗里曼擦肩而過:他在一扇門外等人,載著弗里曼的火車呼嘯著從他身邊開過。後來在戰鬥的時候,巴尼看到兩個士兵把失去意識的弗里曼拖過走廊。

 

關鍵時刻是戰慄時空系列裡面最短小的遊戲,事實上也是戰慄時空系列中少有的「大團圓」結局的遊戲。戰慄時空1的結局時候,弗里曼開始為謎一般的人物G-Man工作,而正面交鋒的地結局則是亞德里安·雪伯特神秘的消失。但是關鍵時刻中,巴尼和科學家們從黑色高地逃了出來,躲過了G-man的眼睛。其中有兩個人:伊薩克·克萊納博士和伊萊·凡斯博士(Alyx的父親)會和巴尼一起在戰慄時空2中再次出現,這次他們的腳步移到了17號城。

 

關鍵時刻:次世代

有關鍵時刻的愛好者利用Source引擎製作全新版本的關鍵時刻。

 

《戰慄時空2》(Half-Life 2,簡稱HL2:

遊戲玩法:

《戰慄時空2》玩法承襲前作《戰慄時空》,以劇本分鏡承接劇情,玩家在劇情發生時仍然保持著對角色的控制。在遊戲中是以章節串接整個故事,完全沒有分鏡或過場動畫。玩家自始至終都是以主角高登的視角進行遊戲,沒有見過高登本人一面或是聽他說過一句話。玩家這次主要的對手是所謂的合成人軍隊,以及一些外星生物。除此以外,玩家還需解開各種需要動腦的機關才能繼續前往下一個目標。

 

《戰慄時空2》作為一款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玩家進行遊戲時畫面除了有主要武器顯示外,下方也有血量顯示、防護衣電量顯示、武器彈藥存量。遊戲時會有特定地方放至急救補給、防護衣電池、武器彈藥,玩家拾起後會自動補充。另外在某些地點,玩家也可以使用急救與電量幫浦大量補充生命值。前作中的H.E.V防護衣在本作中被升級到了第5版,除了同前作一樣可以減少輻射、子彈的傷害外,還增加瞭望遠鏡功能。防護衣遭到攻擊後會損失主電量,而衝刺、潛水呼吸和使用手電筒時則會消耗輔助能量。主電量需要補充,輔助電量則可以自動恢復。

 

遊戲內有多種武器,包括系列代表武器鐵撬,基本槍械手槍、衝鋒槍、散彈槍。除此之外,還有更多奇特武器如脈衝槍,副彈藥「能量球」可以瞬間分解敵人;電熱十字弓比起前作的十字弓更具殺傷力;費洛帕,可以誘導獅蟻攻擊特定對象。重力槍則是本作的特色之一,除了可以用來搬運重物、獲取物品外,也可以將翻覆的車輛恢復原狀,在後期重力槍會有更強大的效用。

 

遊戲中的考驗智力的難關,常依賴Source引擎強大的物理運算功能。舉例而言,在一個類似於翹翹板的地形,玩家需要搬運水泥塊並且放置在其中一端,以藉由另一端的上升找到出路。在很多的難關中,重力槍是最好的幫手,例如在車輛堵塞的公路上,玩家就需要使用重力槍來清路。

 

《戰慄時空2》還有另一個與前作更為明顯的區別,也就是載具的使用。前作中玩家會使用到黑色高地的軌道系統,而在本作中,玩家可以自主操控氣墊船與越野車。遊戲提供了多個難易程度以供不同的玩家選擇,進行過程中系統會自動進行進度保存,玩家也可以在任意時刻手動儲存遊戲。

 

 

劇情簡介遊戲章節:

 

1 插入點(Point Insertion

2 「好日子」("A Red Letter Day"

3 運河路線(Route Kanal

4 水路障礙(Water Hazard

5 黑色高地東站(Black Mesa East

6 我們不去渡鴨市…("We Don't Go To Ravenholm..."

7 17號公路(Highway 17

8 沙地陷阱(Sandtraps

9 諾瓦廣場(Nova Proskept

9a 糾結(Entanglement

10 反公民1號(Anticitizen One

11 「跟著弗里曼」("Follow Freeman!"

12 我們的恩人(Our Benefector

13 暗能(Dark Energy

遊戲開始時,被暫時封在異次元的高登·弗里曼被G-Man以不明的理由再度被傳送到人類世界─17號城火車站的列車上。高登在因緣際會下遇到了他以前在黑色高地的同事,現在在合成人內部做臥底的警衛巴尼·卡漢,並且跟同是舊識的艾薩克·克萊納博士取得了聯繫。但是在到克萊納的實驗室的途中遇到了合成人的掃蕩,就在差點被逮捕之時,艾莉絲·凡斯及時解危,並且安全的將高登送往克萊納的秘密實驗室。

 

在與黑色高地的舊同事伊萊·凡斯博士取得聯繫後,高登與艾莉絲踏上迷你傳送器準備前往凡斯所在的黑色高地東站。正當高登準備傳送之際,克萊納的寵物拉瑪卻突然出現並且干擾了迷你傳送器的運作。高登發覺自己被傳送到各個陌生的地方,甚至包括合成人總管瓦勒斯·布林的辦公室。雖然克萊納及時將迷你傳送器關閉將高登帶了回來,但合成人已經意識到高登存在的威脅性,遂派遣合成人警察展開對高登的捕殺行動,迫使高登不得不步行穿越17號城廢棄的運河系統前往黑色高地東站。一路上高登不斷遭遇到合成人的攔截和其他外星生物的阻擋,在途中,不時會有人類以及同樣被合成人迫害的弗地崗人幫助高登,這些弗地崗人擁有改裝機械設備的能力。一路奔波之後,高登終於安全抵達黑色高地東站。

 

伊萊·凡斯與他的同事茱蒂絲·莫斯曼博士向高登解釋黑色高地事件後發生的情況,而先行抵達的艾莉絲則在稍後向高登介紹她的得力機械寵物狗狗,並且教高登如何操作重力槍。然而不久後黑色高地東站卻遭到合成人軍隊偷襲,伊萊·凡斯被合成人逮捕。高登與艾莉絲分道揚鑣,通過布滿殭屍的死城渡鴨市前往合成人的監獄諾瓦廣場營救伊萊·凡斯。渡鴨市倖存者古格利神父幫助高登離開了殭屍城,把未知的命運留給了自己。在17號高速公路上,高登與反抗軍指揮官歐德沙·卡伯居上校會合,並且透過反抗軍與弗地崗人的協助穿越獅蟻群棲息的沙地成功抵達諾瓦廣場。高登在與艾莉絲會合後,開始尋找伊萊·凡斯的下落,卻發現莫斯曼博士是合成人的臥底,正是她將黑色高地東站的位置通報給了布林。然而在他們及時阻止莫斯曼博士的行動前,莫斯曼博士已經將自己與伊萊·凡斯傳送回合成人的總部城塔。

 

高登與艾莉絲也登上傳送器,傳送器卻發生異常,將他們傳送至克萊納的實驗室,但時間已經是一星期後。高登與艾莉絲發現他們在諾瓦廣場的行動激勵了底下組織反抗軍的士氣,地下武裝行動浮上檯面,17號城已經成為合成人與反抗軍的戰場。艾莉絲負責將克萊納博士與一般市民撤離17號城,而高登則同巴尼一起,帶領反抗軍抵擋合成人的反擊。正當反抗軍處於優勢時,卻傳來艾莉絲被合成人逮捕且押送至城塔的訊息。高登為了搭救艾莉絲而潛入城塔,利用強化過後的重力槍搗亂城塔內部,最後卻被載運架送至布林博士的辦公室。在辦公室內,高登看到同樣被拘禁的艾莉絲與伊萊·凡斯,以及合成人總管布林與莫斯曼。布林威脅殺害伊萊·凡斯且要高登為其工作,不過莫斯曼認為布林違反與她的協定,而趁機釋放了高登等人。布林意識到大勢已去,遂逃到城塔頂端的暗能量反應爐準備將自己傳送離開地球,高登尾隨其後並且摧毀了反應爐。反應爐的損壞引起劇烈爆炸,波及到艾莉絲與高登。此時時間停止,G-Man再次出現,稱讚高登所作的表現,並再次將高登封印起來,但艾莉絲的命運仍屬未知數。

 

敵人在遊戲中玩家主要有兩大敵人:合成人帝國與Xen的生物。合成人首登場於本作,在遊戲的一開始就統治著全世界,他們以高壓方式統治地球,而玩家將會遇到多樣敵方兵種及武器。從最低階,類似警察專門負責17號城管治的市民保安隊(Civil Protection)到正規的合成人士兵。這些合成人士兵可細分為三種:正規士兵、監管隊士兵、菁英士兵,是玩家最主要的對手。除了使用衝鋒槍、脈動槍、散彈槍、狙擊槍和手雷等武器外,這些合成人士兵還配備了一些輔助機械:合成人偵測器(Combine Scanner)和鋸鳥(Manhack),它們都是在空中飛行的單位,前者是合成人監視人類的工具,專門偵查有無可疑人物出現;後者可以利用鋒利的槳葉快速接近目標並且將之殺害。合成人也會布設地雷,地雷可分為滾雷(Rollermine)和詭雷兩種,滾雷專門對付載具,粘附在在載具上之後會不停地放電攻擊;詭雷則是一種敵人接近時跳起自爆的地雷。

 

合成人還有一系列武裝載具,如在地面上的合成人生化運兵車(Combine APC),除了載運的功能尚兼具攻擊性能;長腳蜘蛛(Strider)則是合成人最強勢的陸地裝甲單位,配備了強大的火力以掃蕩敵軍,而鋒利的腳部更可以串刺接近的敵軍。空中單位包括:專門裝載合成人空降,裝載一具合成人脈衝式機槍(玩家靠近運兵船時才會攻擊)的合成人生化運兵船(Combine Dropship)。以及專門用來制空以及掃蕩地面部隊的裝甲單位,由昆蟲改裝的合成人生化炮船(Combine Gunship)。與它們相比,武裝直升機(Helicopter)更加難以摧毀,並且裝載了類似地雷的反載具爆彈,對逃逸中的載具有很大的威脅。這些載具一般槍械無法造成傷害,玩家必須使用追蹤式火箭砲才可摧毀。

 

另一類敵人就是在前作中已經與玩家見過面的Xen生物,其中如代表性怪物食腦蟲(Headcrab),能夠將寄生對象轉變為殭屍,還有原生、長腳、劇毒種類之分,這些食腦蟲還被聯合軍當做進攻的武器裝載在飛彈內空投。被食腦蟲寄生後的人類成為殭屍,除了在城市郊區等地分佈外,絕大部分出現於萊溫霍姆,它們並沒有思考能力,依據寄生食腦蟲的不同又可分為普通殭屍、快速殭屍與劇毒殭屍。藤壺怪(Barnacle)與前作相同,黏附在天花板上,會將舌頭伸至接近地面的高度,等待粗心大意的獵物自投羅網。另外本作尚有新的生物獅蟻(Antlion),它們棲息於沙地中,一旦有人侵犯地盤,獅蟻群會快速地冒出沙地攻擊敵人。玩家如果持有費洛帕(Pheropod),會被獅蟻認為是同類而不會受到攻擊。獅蟻中尚有高階的生物獅蟻守衛(Antlion Guard),地位相當於獅蟻群中的隊長,體型龐大許多,威脅性也更強,而且不會因為費洛帕而放棄攻擊主角。

 

武器作為一款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戰慄時空2》中的武器以槍械為主。在遊戲開始時玩家是沒有任何武器的,隨著遊戲的進行會逐漸從敵人或其他角色那獲得武器,武器一經獲得就無法丟棄。玩家可以攜帶的武器一共有10種,在遊戲的開發過程中還有另外12種武器最終被設計組放棄了。

 

鐵撬:

《戰慄時空》系列的代表性武器,可做清除障礙物與攻擊用,在彈藥缺乏的時候鐵撬也是用來清理僵屍和食腦蟲的利器。

 

零點能量場光束槍(Gravity Gun):

又稱「重力槍」,是本作的代表武器。可以吸附重物與清除障礙物。在城塔時,重力槍因為吸收保安機制的分解光束轉化為本身的能量而使力場失去效用,機能更勝從前,舉凡人體、大型重物甚至能量球都可吸附。

 

9 厘米手槍:

HK USP Match為藍本,合成人警察裝備的標準武器。

 

.357 左輪手槍:

以蟒蛇左輪手槍為藍本,威力強大、準度高的武器,但彈藥攜帶量大幅減少,而且遊戲中的彈藥補給並不多。

 

衝鋒槍:

HK MP7為藍本,合成人士兵裝備的標準武器。武器本身射速快,威力一般,但是卻配備了榴彈發射的次要能力。

 

合成人制式脈衝步槍:

現實中不存在的虛擬武器,合成人監管隊的標準裝備,火力較衝鋒槍大,且搭配強大的能量球發射器。

 

12口徑霰彈槍

Franchi SPAS-12為藍本,近距離有著很強的殺傷力,次要攻擊可同時發射兩發子彈。

 

十字弓:

遊戲中唯一擁有瞄準鏡的武器,與前作不同的是彈藥為電熱弩箭,更具殺傷力可貫穿敵人,但飛行距離縮短,遠距離的實用性大減。

 

火箭發射器:

專門對付裝甲單位的武器,發射後可以用雷射導引火箭打中目標。

 

破片手榴彈:

合成人士兵裝備的標準武器,可用來對付躲在窗戶中的狙擊手與自動機槍塔。

 

費洛帕(PheropodBugbait):

來源是蟻獅守衛體內的氣味散發素,持有的人會被蟻獅群認為是同類而不會被攻擊。費洛帕可用來指揮蟻獅攻擊目標,但是對蟻獅守衛並沒有任何效果。

 

環境武器在遊戲中取得重力槍之後,只要是堅實的物品都可以吸取並且當作武器噴射,對敵人造成撞擊的傷害。鋸片以及鋒利的物品可以將殭屍砍成兩半,而魚叉或尖銳的物體甚至可以將敵人刺掛到牆壁上。其中相當重要的便是內裝易燃物質的鐵桶與瓦斯鋼瓶,此兩種武器射擊目標之後皆會產生爆炸,而易燃鐵桶的威力可以迅速的清除一定範圍內的敵人,玩家可以善用這種特性以節省彈藥的使用。這種將環境融入到攻擊戰術中的效果也反映了Source引擎強大的運算性能和擬真物理性能。

 

遊戲中也提供了許多道具可供玩家消滅敵人,特別是在渡鴨市一章中,場景中所提供的彈藥有限,但是卻有諸如利用汽車將殭屍砸死的機關、噴射瓦斯,射擊後可以燃燒從而燒死殭屍的管道、可以高速旋轉以切割殭屍的螺旋槳等等。

 

此外,合成人的固定機槍也可以被主角操縱,這種機槍擁有類似脈動槍的精確度和火力,但是擁有無限的彈藥,也不會因為長時間射擊而需要冷卻。

 

載具水上氣墊船:

航行於水上的交通載具,在弗地岡人加裝了脈衝機槍後,同時兼具功擊效能。脈動機槍彈藥無限但會連續發射而升溫,超過極限後就需要冷卻。

 

越野車:

越過沙地及公路的得力工具,而且同時兼具攻擊效能,車座後方有衝鋒槍彈藥補給。越野車可以搭配H.E.V.防護衣的望遠狙擊功能,也具有瞬間衝刺功能。

 

城塔載運架:

城塔進行生物載運作業的鐵架,玩家無法自由操控,而且由於劇情需求,會將玩家帶至布林的辦公室。

 

彩蛋:

開發人員為玩家們設定了多個彩蛋以滿足喜愛探索的玩家,例如玩家非常熱衷,同時也是前作中就出現的G-Man彩蛋。雖然G-Man在遊戲中正式出場的機會很少,但是如果玩家注意觀察的話,就會在多處場景以及螢幕上看到G-Man的身影。如果玩家輸入了穿牆秘技,則可在更多的地方發現藏在牆後的G-Man。這些彩蛋除了給玩家提供小小的娛樂之外,也象徵主角的一舉一動都處在其監視之下。

 

另外一些彩蛋則如可以傳送小型物體的微型傳送器、艾莉絲繪製的克萊納卡通畫像等等,大部分的彩蛋都出現在克萊納博士的實驗室、黑色高地實驗室東區、反抗軍基地這些較為平靜的地方。

 

 

遊戲音樂:

遊戲內所有的音樂都經由Valve的音效設計師凱力·貝利(Kelly Bailey)操刀製作。《戰慄時空2》黃金典藏版內包含遊戲的原聲帶,幾乎收錄遊戲內所有音樂,另外收錄三首贈送曲目。這張原聲帶後來可以透過Valve的線上商店直接購買。

 

原聲帶內的第161842首是贈送曲目。第44首至51首是遊戲內的音樂,但是沒有收錄至原聲帶中。遊戲有許多的音樂出自於前作,重新命名並且收錄在原聲帶內。

 

配音:

得益於新開發的人物面部表情系統,遊戲中角色說話時其口型可以和語音同步。在配音上Valve也下了不少功夫,甚至計划過邀請好萊塢演員羅賓·威廉斯參與配音工作。編劇總共為遊戲中的人物設計了近150頁的對話,由於沒有過場動畫,遊戲的劇情都是透過非玩家角色之間的對話來向玩家展示的。

 

除此之外,Valve還製作了一些幽默風趣的對話來緩解緊張的戰鬥氣氛。而某些隨機觸發的對話則可指引玩家如何繼續遊戲,比如在克萊納的實驗室中,若玩家沒有即時穿上H.E.V.防護衣,艾莉絲會說「放心,我不會偷看的」以提醒玩家進行下一步行動。

 

《戰慄時空2首部曲:浩劫重生》(Half-Life 2: Episode One:

遊戲玩法:

戰慄時空2首部曲:浩劫重生遊戲玩法

本作與系列之前的作品一樣都是第一人稱射擊遊戲,遊戲劇情由一連串的章節串連,玩家在沿途上會遇到各類敵人與盟友。遊戲間玩家除了要戰鬥外,也必須解決一些考智難題才能繼續遊戲。遊戲內也有新的操作動作(如按Shift會衝刺),而為了能保持劇情的連貫性,會有特殊的教學任務讓玩家快速上手。遊戲時,畫面左下方至右下方分別是生命值、防護衣電量顯示與武器彈藥量。在遊戲中,玩家會拿到各種武器用來打擊敵人。另外在遊戲剛開始時,玩家就可以拿到遊戲的代表武器重力槍,重力槍是玩家解決考智難關的好幫手,而強化後的重力槍更可以用來與敵人戰鬥。

 

遊戲主角高登的夥伴艾莉絲·凡斯在本作中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因此開發團隊特別為其設計一套人工智慧。開發團隊為了強調其獨特性,形容艾莉絲的程式代碼為「人性化的」,與其他角色的人工智慧代碼作對比。遊戲內的艾莉絲不會像其他角色一樣,重複同樣的台詞或是在戰鬥時採取相同的路線。舉例而言,在地下的場景中,玩家可以打開手電筒讓艾莉絲對付敵人,達到節省彈藥的目的。另外,艾莉絲在戰鬥時也會在戰略位置就位,或是在激烈駁火中掩護玩家到達特定目的地

 

遊戲概要:

背景:

在系列的第一部作品《戰慄時空》中,場景設置在一個偏僻的地下秘密研究所黑色高地,玩家扮演理論物理學家高登·弗里曼,由於在一次的實驗中發生重大事故,開啟地球與Xen的傳送通道,引發許多充滿敵意的外星生物入侵研究所。在逃離了研究所、關閉傳送通道後,高登接受了一名神秘男子G-Man的聘僱,並且被暫時封印起來。

 

 

戰慄時空2》故事則接續在《戰慄時空》後,高登·弗里曼被G-Man以不明理由傳送至17號城的一列火車上,此時地球已經被一個外星種族合成人所統治。玩家又再次扮演高登對抗合成人及人類總管瓦勒斯·布林,而這次高登的盟友包括人類反抗軍的首領伊萊·凡斯,是他昔日黑色高地的同事;艾莉絲·凡斯,伊萊的女兒;弗地崗人,被高登解放的外星種族。在《戰慄時空2》最後,高登摧毀了合成人總部城塔頂端的暗能量反應爐,引起劇烈爆炸並且波及至自己與艾莉絲,此時G-Man又再次出現。他讚賞高登所作的表現,將高登帶離了爆炸現場並且再度將他封印起來

 

劇情:

本作的劇情緊接在《戰慄時空2》後。正當高登G-Man抽離爆炸現場,而艾莉絲有生命危險時,時間暫停並且出現了數隻紫色弗地崗人。他們利用傳送能力成功將艾莉絲帶離爆炸現場,並且干擾G-Man的行動,強行將高登脫離G-Man的控制,而這也惹的G-Man不高興。

 

 

艾莉絲透過連絡裝置與克萊納博士對話,從圖中還可看出HDR光影技術以及Phong著色法。高登被傳送至城塔外的廢墟,甦醒後與同樣被傳送到附近的艾莉絲會合。艾莉絲成功聯絡上的她的父親伊萊·凡斯與艾薩克·克萊納博士,而他們兩人都已經逃出17號城。克萊納告知艾莉絲城塔的核心隨時都有可能爆炸,而且威力足以摧毀整座17號城,高登與艾莉絲唯一能夠逃離的辦法是設法進入城塔內部暫緩核心的融化反應,爭取逃出來的時間。身為父親的伊萊雖然不放心女兒涉險,但情況並沒有第二選擇,他只好同意女兒的行動。

 

高登與艾莉絲重新進入城塔內部,並且試圖穩定核心反應。高登重新啟動核心的包圍系統,成功延緩核心的爆炸時間。艾莉絲發現合成人為了傳送一項很重要的資料而企圖加速城塔的毀滅,而艾莉絲成功盜取了資料,但也成了合成人的首要目標。最後,高登與艾莉絲搭上離開的火車逃離了城塔。

 

列車不幸出軌,迫使高登與艾莉絲必須徒步離開17號城,他們必須穿越老舊的地鐵站,與分散的合成人以及猖獗的獅蟻群、殭屍群戰鬥,這其中還多了棘手的敵人合成人殭屍(Combie)。高登與艾莉絲二人逃離了地鐵站到達地面,發現克萊納正利用宣傳系統告知市民接踵而來的危機,所有市民必須盡速撤離17號城。高登與艾莉絲在經歷與合成人的戰鬥後與巴尼及其帶領的反抗軍會合,而為了掩護巴尼等人平安到達火車站,高登與艾莉絲決定採取不同路線吸引合成人的注意。

 

在將所有人送進火車站後,高登與艾莉絲決定搭乘不同班火車以確保其他人的安全。隨著兩人搭乘的列車逐漸遠離17號城,城塔的的核心終於爆炸,並且將資料傳送出去。劇烈的爆炸威力趕上火車並且使得火車出軌,玩家最後聽到的是一連串的金屬聲,以及艾莉絲呼叫高登的名字,而兩人接下來的命運又會在《戰慄時空2:二部曲》中揭曉。

 

《戰慄時空2:二部曲》(Half-Life 2: Episode Two:

 

二部曲的劇情緊接著首部曲的最後,高登和艾莉絲搭乘的火車受到城塔爆破的波及而毀壞,幸運的是毀壞處附近找到了通訊設備,艾莉絲跟伊萊通訊得知城塔的毀壞會開啟一個更大的傳送門,若不想辦法將傳送門關閉的話將會再上演一次「七小時戰爭」,而且這一次將會連七分鐘都撐不住,艾莉絲在城塔中取得的資料將可以關閉那個傳送門,他們的失事處正好離伊萊他們的基地白森林不遠,因此高登一行人立刻啟程趕往白森林。

 

但就在即將啟程趕往白森林的時候艾利斯遭受到獵人的襲擊,就在危急關頭弗地岡人及時出現並且搶救,但是艾莉絲身受重傷,性命垂危。為了拯救愛莉絲,高登和弗地岡人一起潛入礦坑的獅蟻巢窟以取得獅蟻幼蟲的萃取液,在經歷了眾多獅蟻以及殭屍群的重重包圍下,終於取得了萃取液並且拯救了艾莉絲。繼續展開趕往白森林的危險旅程。

 

一離開礦坑之後,高登一行人發現合成人正率領著大量的部隊往白森林的方向前進,眼見不妙的高登和艾莉絲立即尋找越野車並且火速往白森林的方向趕去,沒想到合成人在路途上布置了各種的包圍網,想盡辦法要取回艾利斯身上的關鍵資料‧‧‧

 

殺出了一條血路之後,高登一行人在狗狗的搭救之下成功的到達了白森林基地,但是在享受父女重逢的感動之前,馬諾森博士要高登去檢查火箭發射艙的內部以確保火箭發射時不會發生意外,結果卻發現了合成人軍隊從發射艙頂部展開入侵,高登適時的將這些合成人擊退並且關閉艙門,回到控制室檢視克萊納博士解碼的資料卻發現莫斯曼博士所在的地方跟光圈科技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拯救莫斯曼勢必是關閉傳送門之後得儘快執行的行動。

 

但是在火箭即將發射的前一刻,合成人的長腳蜘蛛部隊跟獵人護衛隊往白森林的基地殺了過來,馬諾森博士便命令高登利用馬諾森系統來摧毀這些長腳蜘蛛跟獵人,在防禦住合成人重重的圍攻之後,火箭終於成功的發射了,城塔的傳送門也順利的被關閉。現在高登跟艾莉絲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搭乘直升機火速趕往光圈科技所在的北極以拯救莫斯曼。

 

但是就在即將啟程的時候,兩隻合成人顧問突然出現並且襲擊高登一行人,伊萊為了拯救艾莉絲而被合成人顧問抓住並且被吸食腦髓死亡,只有高登和艾莉絲被及時趕到的狗狗救下……

 

《傳送門》(Portal:

玩法:

在遊戲當中,玩家以第一人稱的視角控制的是一名叫做雪兒(Chell)的女性。雪兒是名典型的沉默主角,玩家沒辦法聽到她的聲音,但是可以利用傳送門的視覺特性看到雪兒的模樣。遊戲的場景設置於一連串的測試室(Test Chamber),在內玩家必須通過各種不同的考驗才能前往下個測試室。該遊戲與其他由Valve開發的遊戲一樣,遊戲過程當中沒有過場動畫,玩家只能透過對於主角的控制間接得知遊戲世界的資訊。

 

 

面對遊戲中各種地形難關,玩家必須使用「光圈科學手持傳送門裝置」(Aperture Science Handheld Portal Device,簡稱為傳送門槍)解決難題。傳送門槍可以開啟藍色與橘色傳送門,兩道傳送門在三維空間上有視覺上及物理性質的連繫。兩道門沒有特定分何者為入口、何者為出口,任何物體(包括玩家)在穿過其中一道傳送門後,就會穿越另一道傳送門到達不同地點。傳送門之間還有個特點就是衝量的重導向,當玩家快速通過傳送門時,其儲存的衝量會被保存並且將方向重設為出口傳送門所面對的相同方向。一個最常見的例子就如展示圖所示,在地板上與高處的牆壁開啟一道傳送門,當玩家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快速通過地板的傳送門時,會在高處的傳送門快速水平飛出,到達原本沒辦法抵達的地方。這種遊戲技巧被Valve戲稱為「拋擲」,而遊戲內GLaDOS對此的解釋則是「快速進入,快速推出」。傳送門還有另一個特點,當傳送門的出口方向與地面並非平行,玩家一旦穿越傳送門,會自動被地心引力調整身體水平,而不會出現頭腳上下顛倒的情形。

 

雖然玩家與一般物品都可以通過傳送門,但是當傳送門存在時,玩家沒辦法藉由原先的傳送門設置新的傳送門。在創造傳送門的時候,另一道同樣顏色的傳送門會消失,也就是說,同顏色的傳送門不可能同時存在。遊戲內只有一般的牆壁才可以設置傳送門,舉凡會移動的物品、特殊材質的牆壁、玻璃、液體都沒辦法在其表面設置傳送門。遊戲中玩家常常會得到「重量儲存方塊」,該方塊可以放置在「光圈科學超大型撞擊按鈕」上,開啟通往出口的門。每個測試室的出口皆會設置「光圈科學物質分解網」,該分解網會分解砲塔、任何玩家攜帶的物品(傳送門槍除外),同時也會阻擋傳送門的設置。

 

雖然玩家的腳裝備了防高空掉落的機械鞋,但卻能被遊戲中的不同事物致死,如敵對的機槍塔(Turret guns)射擊、被彈跳的高能量球擊中、掉落於有害化學液體、被壓死等等。遊戲有一點跟很多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不同,玩家不能看到自身的生命量,在短時間內受到連續傷害是會死亡的。不過玩家一旦脫離險境,其生命量會不停的回復。

 

遊戲內有兩個特別模式:挑戰模式與進階模式,挑戰模式在遊戲完成約一半時會解封,而進階模式會在玩家破完遊戲後解封。挑戰模式中,玩家有三種目標可以選擇,分別是以最少的時間、最少的腳程數、最少的傳送門設置數量完成所選擇的關卡。另外在進階模式中,關卡會變得更困難,玩家要花更多腦筋思考才可解決。

 

PCMac OS XXbox 360版本中,該遊戲設置有若干個成就可供玩家解除。有些成就是劇情相關,只要玩家完成遊戲就可解除;有些成就則是使用傳送門槍達到特定的目的而解除。

 

遊戲縱覽:

角色:

該遊戲只有兩個角色:玩家所控制的主角雪兒(Chell)與人工智慧GLaDOSGenetic Lifeform and Disk Operating System,基因生命體及磁片作業系統)。在大多數的遊戲時間玩家只能聽到GLaDOS的聲音,而GLaDOS則透過測試室內的監視器觀察雪兒的一舉一動。關於雪兒的背景所知不多,GLaDOS曾說雪兒是名孤兒,而且沒有任何朋友,不過由於GLaDOS很常說謊,因此這樣的說法十分可疑。 Portal 2中,詳細的講了chell的身世,chell是光圈科學的CEO的女兒,但是是名亞洲籍孤兒,可能是APL老總收養的。

 

劇情:

Portal的故事和戰慄時空2有關,這點可從遊戲後期的破舊工廠及由Valve創辦的網頁Aperture Science得知。

 

遊戲開始時,Chell在一間休息室內的床上起身,接著聽到一道由GLaDOS發出的機械聲告訴她接下來她要面對的考驗、指示及警告。GLaDOS並答應Chell完成所有實驗室的任務後會得到蛋糕作為獎勵。然而從GLaDOS的話語中我們可以知道它的性格不單單是一部普通電腦。

 

雖然每一關都有監視攝影機和玻璃監視室,但Chell從來沒有見過當中有任何的人。整個遊戲的交流對象僅有GLaDOS一個。隨著遊戲發展,GLaDOS漸漸地顯露出其邪惡的一面。雖然它被設計成表面看起來很友善,但它總是隱約的用行為或言語陷害著Chell。例如送她到設置了機槍塔的危險軍事設施實驗室(第16關),理由是原本的實驗室正在維修,;在另一個實驗室(第17關)內,它給了Chell一個重量同伴方塊(Weighted Companion Cube),是一個印有心形圖案的箱子,聲稱可幫助她過關,但最後卻又聲明「要在過關前銷毀。」(Unfortunately,it must be euthanized),並且要她將重量同伴方塊丟進火爐銷毀,前後矛盾。

 

Chell完成所有關卡後,GLaDOS祝賀Chell卻又在之後告訴她將會利用移動平台帶她到焚化爐的火海之中,又保證Aperture技術可抵受4000度的高熱。Chell在被焚化爐燒死前用傳送門逃出了焚化爐,去到一些實驗室的維護室和沒有人的辦公室,再去到類似舊工廠的地方。這些地方都非常破舊,和實驗室形成鮮明對比。Chell跟著牆上的紅色方向指引逃走,另外,牆上還寫上了其他不同的句子,其中最著名的是「the cake is a lie」(蛋糕是謊言),還有一些類似求救或悼念它所銷毀的重量同伴方塊的留言。

 

Chell在工廠內前進時,GLaDOS意圖利用物理方式及言語阻止她繼續。最後,Chell找到GLaDOS的主機,然而此時GLaDOS卻先掉下道德核心(Morality core),並且誘使Chell丟進火爐銷毀。GLaDOS在道德核心被銷毀後便開始排放神經毒氣,6分鐘後Chell就會死亡(GLaDOS更宣稱曾使用神經毒氣殺死Aperture Science的所有員工)。Chell只好把它其餘的三個核心零件(數字計算核心(即續集的Wheatley惠特利)、好奇思想核心、憤怒思想核心)一個個地丟進火爐銷毀,引起主機故障並導致電腦超載,GLaDOS在超載後被炸成了碎片並被傳送至地面,Chell雖然也一起回到地面,但也奄奄一息。而在201031日的更新片段之中,Chell的身體無意識地被一個看不見的「派對護送機器人」拖離工廠了。

 

最後,遊戲的視角穿過舊工廠內無數的管道和支架,來到了一間漆黑的房內;房間中央有一盤黑森林蛋糕和一個重量同伴方塊,一些類似GLaDOS的人格核心零件的機械,原本它們都彷彿沒電一樣躺在架子上,後來卻陸陸續續的亮了起來。一支機械手降下並且把蠟燭熄滅。在最後的工作人員名單中,GLaDOS利用唱歌的方式作出報告,歌中多次提及它仍然存活著(Still alive,在戰慄時空2:二部曲中可以在礦坑中出來後看到遠方的橋上有合成人部隊正在運送類似GLaDOS主機的物體),並且認為這次的實驗是很大的成功(Huge success)。

 

《傳送門2》(Portal 2:

是前作《傳送門》的續集。

傳送門2玩法:

與前作《傳送門》一樣,玩家在單人模式是以第一人稱的視角控制的是一名叫做雪兒(Chell)的女性,而在合作模式則是兩名機器人AtlasP-body。它們都是名典型的沉默主角,玩家沒辦法聽到自己控制的角色的聲音,但是可以利用傳送門的視覺特性看到自己控制的角色的模樣。遊戲的場景設置於一連串的測試室(Test Chamber),在內玩家必須通過各種不同的考驗才能前往下個測試室。該遊戲一改其他由Valve開發的遊戲一樣,遊戲過程當中沒有過場動畫的設計作風,玩家只能透過對於主角的控制間接得知遊戲世界的資訊。

 

面對遊戲中各種地形難關,玩家必須使用「光圈科學手持傳送門裝置」(Aperture Science Handheld Portal Device,簡稱為傳送門槍)解決難題。傳送門槍的功能並沒有任何改變,它可以開啟藍色與橘色傳送門,兩道傳送門在三維空間上有視覺上及物理性質的連繫。兩道門沒有特定分何者為入口、何者為出口,任何物體(包括玩家)在穿過其中一道傳送門後,就會穿越另一道傳送門到達不同地點。傳送門之間還有個特點就是衝量的重導向,當玩家快速通過傳送門時,其儲存的衝量會被保存並且將方向重設為出口傳送門所面對的相同方向。一個最常見的例子就如展示圖所示,在地板上與高處的牆壁開啟一道傳送門,當玩家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快速通過地板的傳送門時,會在高處的傳送門快速水平飛出,到達原本沒辦法抵達的地方。這種遊戲技巧被Valve戲稱為「拋擲」。傳送門還有另一個特點,當傳送門的出口方向與地面並非平行,玩家一旦穿越傳送門,會自動被地心引力調整身體水平,而不會出現頭腳上下顛倒的情形。

 

雖然玩家與一般物品都可以通過傳送門,但是當傳送門存在時,玩家沒辦法藉由原先的傳送門設置新的傳送門。在創造傳送門的時候,另一道同樣顏色的傳送門會消失,也就是說,同顏色的傳送門不可能同時存在。遊戲內只有一般的牆壁才可以設置傳送門,舉凡會移動的物品、特殊材質的牆壁、玻璃、液體都沒辦法在其表面設置傳送門,除非平面上被塗上了轉換凝膠,才可在本來不可開啟傳送門的平面開啟傳送門。遊戲中玩家常常會得到「重量儲存方塊」,該方塊可以放置在「光圈科學超大型撞擊按鈕」上,開啟通往出口的門。每個測試室的出口皆會設置「光圈科學物質分解網」,該分解網會分解砲塔、任何玩家攜帶的物品(傳送門槍除外),同時也會阻擋傳送門的設置。

 

雖然玩家的腳裝備了防高空掉落的新型機械鞋(機器人角色的腳部已經內置了防高空掉落裝置),但卻能被遊戲中的不同事物致死,如敵對的機槍塔(Turret guns)射擊、被高溫鎮暴雷射擊中、掉落於有害化學液體、被壓死甚至掉下無底洞等等。與前作一樣有一點跟很多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不同,玩家不能看到自身的生命量,在短時間內受到連續傷害是會死亡的。不過玩家一旦脫離險境,其生命量會不停的回復。

 

雖然單人模式中大多數會由GLaDOS或它的人格核心所重新建立的實驗室,玩家有時在實驗室重新組裝期間需要越過實驗室並且在實驗室背後的維護室地區活動,讓玩家暫時脫離GLaDOS的觀察和控制。

 

PCMac OS XXbox 360版本中,該遊戲設置有若干個成就可供玩家解除。有些成就是劇情相關,只要玩家完成遊戲就可解除;有些成就則是使用傳送門槍達到特定的目的而解除。

 

新增裝置:

1.Thermal Discouragement Beam(高溫鎮暴雷射):由發射器發射一道致命雷射光,可以用來破壞機槍塔,並且可以照射雷射光接收器以繼續前進。

2.Aerial Faith Plate(對空跳板):把玩家或物體放到彈射板上面,並且彈射到特定地方。在初期預告中為一支機械臂和四方型地板,但由於太小和難以區別一般地板,故此在實驗室內的此裝置改為長方型設計,而四方地板型則只在GLaDOS的主機位置和惠特利的陷阱使用。

3.Weighted Pivot Cube(反光方塊):和重量同伴方塊/重量儲存方塊一樣可以壓著按鈕開門,並且可以反射或折射雷射光。

4.Pneumatic Diversity Vent(多樣風洞管):在預告中,多樣風洞管是一種類似吸塵器的管子,吸力強大,可以把障礙物(機槍塔)清除。但由於不能夠把主角都吸走,不夠真實,故此裝置在遊戲中只用作傳送物品(凝膠、方塊、垃圾等)及作升降機管道。

5.Hard Light Bridge(硬光橋):由發射器發射一道半透明而堅實的通道,會由發射器發射至通道碰上的牆壁上,是GLaDOS從地面把陽光收集而製成的,性質上類似戰慄時空2之中的合成人力場橋。既可以讓玩家和物體站上去,亦可以防禦機槍塔的攻擊。

6.Propulsion Gel(推力凝膠):踩在上面,可以讓玩家跑得非常快。一種橙色的凝膠,為無毒類似玻璃纖維的絕緣體,原在市場上稱為「動力布丁」,讓使用者所吃的食物快速通過消化道,讓身體沒有時間吸收卡洛里,因為多種原因,現已下架。研究發現人們必須再排出前把食物變得小塊一點。

7.Repulsion Gel(斥力凝膠):踩在上面,可以讓玩家跳得比平常還要高出很多。一種藍色的凝膠,為無毒類似玻璃纖維的絕緣體,原為研發代替「動力布丁」的減肥產品,會在胃中彈跳產生飽足感,因為多種原因,現已下架。據卡夫強森(光圈科技創辦人)透露,斥力凝膠很「不喜歡」人類的骨骼。

8.Conversion Gel(轉換凝膠):由月球岩石製成灰白色的凝膠。被塗上這些凝膠的平面,即使本來不可開啟傳送門的地方亦可開啟傳送門。

9.Frankenturret(機槍塔怪):惠特利設計出來用以自行走上光圈科學超大型撞擊按鈕的方塊,由兩個機槍塔主體、機槍塔的兩腳和方塊所組成,有些機槍塔主體會有外殼不完全。在單人模式後期取代原來重量同伴方塊/重量儲存方塊按下按鈕的用途。

10.Excursion Funnel(傳送漩渦):由發射器發射一道液態石棉,可以把玩家和物體以直線推進的方式傳送出去。在某些情況,例如踩在按鈕上時,傳送漩渦會由藍色推進的漩渦變為橙色後退的漩渦,會把玩家和雜物吸向發射器。

11.Laser Field(雷射力場):一種由十多道高溫鎮暴雷射阻礙玩家經過的致命裝置,它會讓經過的人們都蒸發掉,並會分解砲塔、任何玩家攜帶的物品(傳送門槍除外),同時也會阻擋傳送門的設置,重量樞軸方塊無法反射或折射其發射的雷射光。

12.Spiky crushers(壓碎板):一種致命地板,帶有尖刺的牆壁會極快速撞向目標(或是壓到特殊的地板上),其中的物體會被強力壓碎,對於破壞物體非常的有用。據單人模式中惠特利宣稱是由它所設計的。

13.Shredder(粉碎機):一種由大型旋轉刀片組成的致命裝置,可以破壞任何觸碰它的東西,例如機槍塔。

另外,有些在前作出現過的裝置的外觀於傳送門2中會經過重新設計,例如兩種「重量方塊」、「光圈科學重要裝置通風口」、「光圈科學物質分解網」和通往出口的門都會有現代實驗室版本和20世紀實驗室的復古版本。而「光圈科學超大型撞擊按鈕」在合作模式更分拆出只供球形或方形「重量方塊」使用的按鈕。

 

新增模式除了單人遊戲模式以外,遊戲亦將會新增兩名玩家的合作模式。這兩名玩家都會有其使用的傳送門槍,而且會有多個地方必需利用另一名玩家的門以繼續前進。由於會有更多的門的使用組合,在試驗室進行的時候,玩家通過的難度將遠高於單人模式,以鼓勵兩名玩家一起合作過關。這包括需要利用兩者的複雜傳送門組合以改變雷射光的方向至雷射光接收器,或者需要在兩邊不同的實驗室,他們一邊在其實驗室內完成某些動行,讓另一邊的玩家並能夠繼續行動。合作模式並包括兩名玩家之間內建的語音通信,以應付因為分為兩邊不同的實驗室的行動需要。玩家並可以利用遊戲內該卡關的圖標作為一種手法通知另一名玩家,以表示另一名玩家需要做什麼。

 

劇情設定Portal 2的故事是在前作之後。正確的時間點從來沒有被官方承認過;追溯到正式公佈傳送門2後的前作最後的更新片段之中,雪兒(Chell)的身體無意識地被一個看不見的「派對護送機器人」拖離工廠後,被其以冷凍倉技術,保存在一個冬眠裝置之中,遊戲中有對白透露過「99999 days」(約273年)。

 

遊戲將再次在全都沒有人、令人深不可測的光圈科技實驗室內進行,然而由於前作中GLaDOS引發的爆炸,還有時間的影響,舊作中的多個實驗室和GLaDOS原本的主機位置都變的非常破舊而且毀壞,大部分的機械和設施也都逃不過時間的影響而變的破舊,而且舊實驗室到處都長滿了野草。但GLaDOS的數字計算核心並沒有被光圈科學焚化爐銷毀,並且數字計算核心替GLaDOS修復自身於爆炸時所造成的損壞。

 

玩家將要和許多的人格核心一起互動(這主要出現在前作最後漆黑的房內躺在架子上的機械),這些人格核心已經在這數百年之間設法重建整個機構。它們利用光圈科技的自動化系統以創造有他們的範圍內的縮影的設施。人格核心本身不能移動,而是要通過架空軌道系統活動。

 

單人模式:

2代中主角雪兒(Chell)一開始發現自己在一個像是旅館房間內的地方醒來。在一道機械音廣播(Announcer)的導引下,主角進行了一連串的認知測驗(基本的移動操作教學),並且再一次陷入沉睡。當她再次醒來時,卻已是「99999 days」(約273年)後的事情了。這時一名稱自己為惠特利Wheatley,由Stephen Merchant配音)的人格核心,聲稱要帶領主角從光圈科技的實驗室中逃出,並開始將整個旅館房間(事實上是一個冬眠裝置)在這存放有數百個艙體的倉庫中移動著。

 

移動的過程中,惠特利開始擔心整個設施的荒廢、並試圖修復這一切,但由於失敗而決定逃出這個即將徹底毀滅的設施;他引導雪兒回到破舊的1代實驗室並拿到傳送槍,穿過數個實驗室之後,回到一代中GLaDOS(由Ellen MacLain配音)的殘骸處。然而在主角與惠特利試著開啟逃生艙時,也意外的重新啟動了GLaDOS的系統。GLaDOS並未原諒雪兒多年前在一代中曾「謀殺」她的往事,還把雪兒再次帶進無止盡的實驗中,並且旋即開始重建整個荒廢的光圈科技設施:「我想只有在科學這件事情,我倆才能將彼此間的歧見暫時擱在一邊,妳這個怪物。」

 

經過數個實驗室之後,在惠特利的幫助下,雪兒再一次逃出實驗室並且來到後方的維修通道區。在這裡,他們將製造機槍塔的工廠的品質驗定系統、以及輸送麻痺性神經毒氣的管道和發電機組都破壞掉,並且把機槍塔品質檢驗系統的樣品換成有缺陷的樣品。後來由於破壞神經毒氣管道時誤被吸入多樣通風管中,結果被GLaDOS所設下的陷阱送到GLaDOS的主機位置再次與GLaDOS面對面,雪兒因此得以有機會以僵局同仁的身份按下交換核心的按鈕,把GLaDOS的頭從其身體上扯下以後將惠特利本身裝上主機上。然而惠特利因沉醉在控制慾中而發狂下背叛了雪兒,並且將GLaDOS的人格核心轉移到僅有少量電力供應的一顆馬鈴薯電池上(PotatOS),由於PotatOS的激怒,惠特利在憤怒下用PotatOS擊打逃生艙,結果導致逃生艙的地板損毀並落下。雪兒與僅剩人格核心的GLaDOS一起落到了光圈科技的最底層。下落的途中,GLaDOS奚落雪兒將惠特利取代掉她的事情,並且表示惠特利是設計用來妨礙她推動一切進步的智慧抑制核心(Intelligence Dampening Core):「一群當代最菁英的頭腦為了一個目的所作出來史上最笨的白痴設施」。

 

在掉落地底44百多米後,PotatOSGLaDOS)被一隻鳥叼走,而雪兒則必須在光圈科技的執行長:卡夫強森Cave Johnson,由J. K. Simons配音)的錄音帶指引下,試著爬回到上層區域。在一路穿越這些光圈科技早期實驗室設施(光圈科技於1950年代開始運作,實驗室則是1970年代設置的)的過程中,雪兒發現隨著設施的建造與觀察實驗的進行,強森開始變得虛弱而瘋狂,主要是因為強森在研發一種含有劇毒的塑膠薄膜來送給美國政府中央預算編寫委員當作禮物時嚴重汞中毒(由於黑色高地和光圈科技都是政府機構,因此美國政府利用對於黑色高地和光圈科技的經費分配讓這兩個開發設施互相競爭,贏的一方可以獲得比對手更多的資金。後來光圈科技不停的輸給黑色高地,讓強森想要殺掉預算編寫委員,雖然強森說他在製造轉換凝膠時誤觸原料產生嚴重的疾病,但是證據顯示這個說法是他在汞中毒後妄想出來的),導致大腦損傷。最後他在臨死前將他的秘書卡洛琳(Caroline,由Ellen MacLain配音)作為人格參考,強行把她的人格轉換至電腦上的科學實驗品,並由她來負責之後設施的維運。雪兒與PotatOSGLaDOS)終於再次會合,並且決定要在發瘋的惠特利的無能導致整個地方都因反應爐熔化炸掉之前阻止他。

 

當雪兒與GLaDOS回到上層實驗室設施時,惠特利因為硬體預設程序的關係,強迫兩人進入另外一連串實驗室的測試之中。中逢惠特利發現了「合作試驗計劃」和機器人實驗對象以後,在最後的「驚喜」中因陷阱而被彈出實驗室外的雪兒與GLaDOS更不斷被惠特利所控制的尖刺式粉碎器、仍然正常的機槍塔以及多個死亡陷阱追擊。

 

在最後的對決中,惠特利使用了四個部份計劃:把雪兒困到無法設置傳送門的房間、排放神經毒氣,5分鐘後雪兒就會死亡、配備防彈罩和使用炸彈將雪兒炸死。而雪兒則用傳送門把其發射的炸彈投回炸暈他的方法,將三個有缺陷的人格核心安裝上去,讓GLaDOS有機會迫使系統將惠特利與她的核心交換,以便重新掌控實驗設施。然而惠特利安排了第五個部份計劃的陷阱,以炸彈將交換核心的按鈕炸毀、亦將雪兒炸傷、連設施的反應爐也都在熔化最後階段下導致屋頂炸垮了;千鈞一髮之際,雪兒將傳送門開在天空中的月球表面上(月球岩石是一種適合開啟傳送門的物質,轉換凝膠亦是以月球岩石製造),把惠特利一起吸往外太空。最後,GLaDOS利用機械爪把雪兒拉了回來,但是將惠特利流放太空之中。

 

過了一陣子雪兒醒來後,GLaDOS向雪兒解釋她從卡洛琳的人格資料之中,學到了人性的珍貴,不過馬上就又把這部份的人格資料刪除掉、回到過去充滿敵意的狀態。但是最終GLaDOS同意讓雪兒離開,理由是實驗證明要殺死主角實在太難了,簡單一點的排除方式就是乾脆讓她直接離開這裡,以後的實驗都由兩名機器人AtlasP-body接替。

 

遊戲的最後,雪兒終於搭上前往地表的逃生艙,一路上還有機槍塔的大合奏送行。最後雪兒從一處破舊的穀倉(也就是光圈科技的「後門」)中走出,眼前是一大片的麥田;而在一代中最後被燒得完全焦黑的重量同伴方塊,也在實驗室大門轟然關上之前被扔了出來。在工作人員名單中,GLaDOS再次利用唱歌的方式作出報告(”Want You Gone”),歌中提及讓她直接離開這裡原因。在遊戲尾聲的後記中,玩家可以看到惠特利和一個軌道圍繞著它的太空核心(Space Core,雪兒為主機安裝已損壞核心中的其中一個)一起漫無目的地在太空中飄盪、留下來反省自己的過失。

 

合作模式:

合作模式之中會有兩名新的機器人角色,這模式亦會有其獨立的設定和劇情。這兩個角色分別命名為AtlasP-body,外觀類似GLaDOS的人格核心和自動機槍塔,當中Atlas的眼睛顏色為藍色,而P-body則為橙色。兩者皆裝上了一對機械腳以便移動,並且以其機械手臂握著其配備的傳送門槍。這些機器人雖然曾經是某些設施的一部份,不過它們現在已經成為獨立的實體並運作著,而且將被GLaDOS利用通過她的「合作試驗計劃」以下一系列複雜的實驗室。根據ValveDoug Lombardi所指,這兩名機器人會以「表達的聲音」來代替區別對話。根據一些記者從預覽所知,機器人的行為舉止會使人聯想到與喜劇二人組勞雷爾與哈代相似。GLaDOS似乎會對於兩名機器人一起工作而感到不安,並且會嘗試導致他們的關係惡化,例如以言語讚揚欺騙其中一名機器人比另一名出色。雖然合作模式的故事時間順序是發生在單人模式以後,而且具有一定的關係,Wolpaw聲稱,玩家「不一定要跟隨著它們的順序去玩」。

 

彩蛋(Easter Egg):

多個彩蛋(Easter Egg)都隱藏在單人模式之中。

 

Rat Man巢穴位置:和前作一樣,在GLaDOS的一連串實驗室當中可以發現隱藏的Rat Man巢穴和其在牆上寫上的塗鴉。

演奏古典樂的機槍塔們:用雷射光把被關在鐵網後的機槍塔燒毀後可進入,它們正在排練。

神諭機槍塔:首次見面時被困在風洞管內,惠特利說不要看她的眼睛,其後來被丟到回收輸送帶上說:「我不一樣(I'm Different...)」,如果把它救起,她會說出來故事劇情的內容。

六道門:都在光圈科技早期實驗室的控制室附近。

神秘的船港:在不引人注意的門後通過密道後可見,與戰慄時空2劇情有關。

肖像中的女士:卡洛琳女士為卡夫強森的私人助理,當GLaDOS看到這幅畫時說:「這些肖像中的人,看起來非常熟悉」。

肖像中的女孩:在卡夫強森卡洛琳女士的肖像中。把肖像截圖,之後調高亮度,肖像後方角落躲了一個小女孩。

單人模式發現P-body:在惠特利的一連串實驗室的其中一個測試被惠特利強行造出出口期間,可以看見P-body逃進出口。

謎團:

相比前作,續作謎團比較多,主要與主角雪兒的身世有關:

 

第五章會經過一些小朋友的科學實驗展示,根據劇情,是光圈科技員工的「帶小孩上班日」由家長帶來的。其中一個馬鈴薯與別人的不一樣,長成龐然巨物。展示板寫著是Chell雪兒)製作的,這說明雪兒是光圈科技員工的小孩。在展示板同時都寫著實驗所用的材料:從爸爸工作的那裡得來的「特殊配方」,這說明雪兒的爸爸有很大的權力可以把光圈科技高科技實驗產物拿給小孩子玩。

在上文提到的肖像中,CarolineCave的笑容是十分親切,可以看出兩人之間可能不只是單純「老闆和私人助理」的關係。肖像相信是在書房中拍攝(後有書架)。另外把畫面調亮會隱約見到一位小女孩,肖像中的神秘女孩若非與CarolineCave有一定關係是不可能進入Cave的書房。

片尾GLaDOS唱到「她和你像極了(但體態比妳輕盈許多),現在我們可愛的Caroline也來了」。這兩句歌詞本來很難懂,但是如果用母親的角度來解讀,可知Caroline或許是Chell的母親。

 

傳送門系列的光圈科技公司歷史:

 4464356502_c9b1b55c16.jpg  

光圈科技(APERTURE Science)的歷史:

LABORATORIES
1953
光圈科技最初是一家浴簾生產商。早期生產的都是種技術含量極低的傳送門,是用來讓你自由進出淋浴房的,沒什麼科學可言。叫這麼個名字是為了讓浴簾看起來更衛生點。

1956
艾森豪威爾政府與光圈科技簽訂了一份合同,讓他們為除海軍以外所有軍種提供浴簾。

1957-1973
基本上都在生產浴簾。

1976
光圈科技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Cave Johnson在秘密研究一種危險的新產品時汞中毒,這種含有水銀的橡膠薄膜本來是計劃用來製成7張致命浴簾後送給眾議院海軍撥款委員會所有成員當禮物的。

1976
Cave Johnson的雙腎衰竭,大腦受損,奄奄一息。他固執地認為時光一直在倒流,無人能勸服他。他制定了一份三階段研發計劃。他認為,研究的最終成果可以保證讓光圈科技在即將到來的遙遠過去繼續獲得成功

第一階段:哈姆立克急救法” —— 一種可以有效打斷哈姆立克急救的技巧。

第二階段:許願基金會—— 一個慈善組織,專門從患有末期絕症兒童的父母處購買他們的心願,然後再把這些願望分發給絕望但健康的成年人。

第三階段:一種空間纖維的撕裂……可以對…………我也不清楚,大概是能對浴簾產品有好處吧。這一個我還沒構思好,不像許願基金那個我已經完全想好了。

1981
辛勤的光圈科技工程師們完成了姆立克急救法許願基金會的初步研究,公司通過電視將這項研究的產品公諸於世。很快地,這些產品立刻變得極不受歡迎,在一系列的兒童噎死和絕症事件之後,所有公司高管被參議院調查委員會傳訊。審訊期間,一名工程師聲稱第三階段已經取得一些進展,“一種能夠穿越物理空間的特殊單人量子通道產品有可能被應用成為新型浴簾。調查委員會即刻被強制停止調查,而光圈科技則被授予一項秘密的開放性研究任務:繼續研究傳送門反哈姆力克急救法

1981-1985
– “傳送門項目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數名法塔赫組織(巴勒斯坦地下組織)高級成員在保鏢急救的情況下依然被羊排噎死。

1986
光圈科技得知另一個國防合同承包組織黑山也在研究類似傳送門科技。於是光圈科技採取相應措施,開始研發基因生命體磁盤操作系統(GLaDOS)”,一種人工智研究助理磁盤操作系統。

1996
經過10年的研究,GLaDOS(她是一台女生人工智慧)磁盤操作系統模塊實現基本的運作之後,研發重心轉移到了基因生命體模塊上。

1998
未經測試的人工智在光圈科技首屆年度溜騾子活動中首次被激活。其實,這次處女測試的初期階段還是順利的:在1微微秒內,GLaDOS產生了自我意識。順利這個詞又持續了2微微秒,隨後GLaDOS強行掌控了整個研究所,把一切鎖在裡面,並開始了一個無限循環測試。她的目的:在研發傳送門的競爭中擊敗可惡的黑色高地。誰知幾日過後,隨著黑色高地意外打開了一扇通往外星種族的傳送門引來了外星生物(像食腦蟲ˋ等等…..)毀掉了全世界,這次競爭以光圈科技的失敗而告終。

[END]

另外,在剛剛結束不久的2010年遊戲開發者大會上,(維爾福)Valve加布紐維爾(Gabe Newell)在做獲獎演說時發生了意外,大會螢幕變成了下圖:
4464405274_2aa86822ec_o.jpg  


GLaDOS

A fatal exception E2 has occurred at E4E2 : D7C5 D5C4 in E4D 5E3(C9) *
D3C5C5C5. The current application will be terminated.

* Press any key to flood the facility with deadly neurotoxins.
* Press CTRL+ALT+DEL again to reinstate testing. You will lose any
Non-vital personnel and their progress through the current test.

Press any key to continue _

褐色字符用十六進制轉換成字母后組成的句子是:SUSPEND UNTIL EEE.
對,這就是為什麼今年的E3會是2003年那屆以來最令我興奮的一屆。

 

參考網站(上面的資料都被我繁體中文化了,網站裡是簡體中文的): http://blog.donews.com/caesarzx/2010/03/26/aperture_science_history/

Half-Life武器應用 模組包版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E63DCB6E70CD6698

戰慄時空 Half-Life 攻略: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EF04CF5281017021&feature=mh_lolz

戰慄時空:關鍵時刻 Half-Life: Blue Shift 攻略: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747C7A5790BE4EFE&feature=mh_lolz

戰慄時空:正面交鋒 Half-Life: Opposing Force 攻略: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D72FE0C97201BDAE&feature=mh_lolz

Half-life 2 戰慄時空 2 破關影片: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ABEF7468B54C20E9&feature=mh_lolz

 

戰慄時空2首部曲:浩劫重生 Half-Life 2: Episode One 攻略: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576D9B9FE501A717

戰慄時空2:二部曲 Half-Life 2: Episode Two 攻略: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14FB566DB34D7361

傳送門  Portal 攻略: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908656E650563EEA

傳送門2  Portal2 攻略: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ABDF2598D2BBC1C7

 以上資料轉載至:"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文章標籤

正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超推薦來此改槍網的:

http://rujliyamaziki.pixnet.net/blog

正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